南投縣

生生茗茶

  • 特作

生生茗茶

陳氏第十代陳桓生接掌家族茶產業以來,於茶中感悟陰陽轉易,是天地萬物恆生之理,順承天地四時運行,是有機農法,是道家思想中「無為而無不為。」是佛家思想中「離一切諸相。」使萬物自化自成的生生之機。故將「生生」作為家族茶業品牌,以天地為師,自育種茶樹,至開墾開物,創進不息,乃至創新變化傳統茶葉包裝,以吸引青年一輩對茶的興趣,進而修身養性,從茶中體悟精行儉德,緜延長存中國五千年來的哲學思想與聖賢文化。

 

產品檢驗標章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     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紅水烏龍

紅水烏龍為南投埔中茶區的傳統型重發酵的烏龍茶,製作過程須以人工不斷浪菁,而且需要以茶師的五官去判斷萎凋、發酵與炒菁的時間,極為費時費工,隨著鹿谷鄉茶葉栽種面積擴大,加上比賽茶蔚為風行,凍頂烏龍的名氣蓋過紅水烏龍,一向製作嚴謹的紅水烏龍,開始隨著凍頂烏龍走向中度發酵甚至輕度發酵,加上高山茶的興起,紅水烏龍逐漸式微,幾乎被消費者與市場所遺忘。台灣50年代量產茶葉的地區,只有文山包種茶、屏東港口茶、木柵鐵觀音、新竹椪風茶,與南投埔中茶、凍頂烏龍茶等六個茶區。自古名山出好茶,生生茶業發源於埔中,見證了這段從興盛到衰敗的茶事。

時至今日,台灣高山茶發展已經飽和,許多茶人紛紛回到茶山,想找尋這支美麗且充滿韻味的紅水烏龍,可惜懂
得製作紅水烏龍的茶師多半凋零,在商業至上的社會風氣下,這支極度耗時耗工的紅水烏龍,也漸漸失去了生存空間。

見聞於此,農場主人陳桓生,憂心一支美好的台灣傳統型烏龍茶失去傳承,於是決定賣掉位於台中市區,月營業額逾三百萬的咖啡館,重新訓練一批製茶工人,並向年逾八十的祖母請益,從零開始,從挑選適合製作紅水烏龍的茶樹開始種植,到管理茶園,到摘採製作,每一步驟親力親為,決心找回紅水烏龍優雅絕俗的韻味。鞋子上的泥土,臉上的汗水,讓生生茶業生產的紅水烏龍,代表的不只是對於台灣傳統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,更是農業中敬天重人,生生不絕的精神。庭前芍藥妖無格,池上芙蕖淨少情;唯有牡丹真國色,花開時節動京城。《黃庭堅》
生生,不絕之辭。陰陽變轉,後生次於前生,是萬物恆生謂之易也。《孔穎達正義》

 

柴燒烏龍

生生茶業生產的柴燒烏龍,係以大葉武夷種烏龍作為茶菁,此大葉武夷種烏龍,與福建武夷山大紅袍同種同源,於生生茶業茶區內,仍留有五株樹齡逾二百年的母株,由於樹齡年邁,扦插甚難,生生茶業歷時六年,與行政院農委會農業試驗所土壤研究中心協力研究,尋覓到海拔、氣候,乃至土壤中的微量元素,皆為台灣地區最近似福建武夷山大紅袍母株的原始生長環境,始有三畝地面積的大葉武夷種烏龍,作為種植基地。

為了宣導低溫烘焙的健康觀念,以及恢復傳統炭火覆灰的技藝,與避免混淆消費者試聽,生生茶業將此茶品命名為柴燒烏龍,恪守古制、效法古德,取特定比例的龍眼木與相思木,以不超過攝氏85度的低溫烘焙,經過12個小時不斷翻覆與等待,將茶葉的芬芳包裹在淡雅的相思木質香中,茶湯內夾帶著細微龍眼蜜的香甜,豐富微妙的口感,以及來回在鼻腔與喉頭多變的層次,與福建武夷山之大紅袍母株相較,實有過之而無不及。以古為師,庶不致迷。《印光大師》
乾以成象為生,坤以效法為生;此二生者,貫之曰生生。《周易,繫辭》

 

紅玉紅茶

■ (台茶18號)是對於來過臺灣遊玩的大陸人最為熟悉的一款茶。期中有非常明顯得品種香(薄荷香與肉桂香),為何取名叫做紅玉(國際翻譯為:紅寶石。)因為他是全世界顏色最像頂級紅寶石的紅茶。由台灣野生山茶與緬甸大葉種培育而成。一推出時,秒殺大吉嶺與正山小種、祁門等世界名茶。獲2013年世界紅茶金獎。